A股暴跌对港金融科技启示(谭嘉因)

信报资料图片(黄润根 摄)

中国股市近期的暴跌令人瞩目。触发暴跌的因素,有场外配资问题,包括利用P2P(peer to peer lending)网上借贷进行高槓桿投机活动,当股市开始急跌,迅即触发大规模强制性「平仓」,形成恶性循环,最终令跌势一发不可收拾。

虽然中国股市急升暴跌的原因众说纷纭,在某程度上却反映了当代金融科技(Fintech)与监管之间所出现的发展步伐不一致问题。资讯科技发展一日千里,收集、处理及分析数据的能力不断提升,足以改变传统金融市场运作的模式,但监管工作却远追不上科技的发展,形成发展落差。

四大应用步伐落后

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,金融科技的发展尤为重要。今年3月底,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成立一个金融科技督导小组,就发展及推动香港成为金融科技中心,向政府提供建议。笔者相信,资讯科技对当代人的生活渗透已然无远弗届,因而像P2P融资平台及众筹融资(crowd funding)、程式交易,以至虚拟货币(如比特币﹝Bitcoin﹞)等的创新发展已是大势所趋。故此,让公众包括小投资者对金融科技多一些了解,也有一定的迫切需要。

笔者首先从目前流行的金融科技应用环节作介绍,当中包括:

一、P2P借贷平台;二、众筹融资(Crowd funding);三、电脑程式买卖;四、虚拟货币。

上述四种金融科技的应用,在世界多个主要金融中心已相当普遍。譬如,北美甚至内地P2P借贷平台便十分活跃,但香港的发展步伐则相对落后,这正正是我们值得检视的地方。

由于内地P2P借贷平台近年急速发展,借贷活动也在近日的股市大跌中,暴露出互联网金融的监管纰漏──监管落后于科技进展的普遍问题。

建立完善监管制度

事实上,金融科技的应用,关键并不在科技本身,反而在于监管工作,包括监管框架的形成和完善,并且对科技进步能够同步起到有效和对口的监督作用。因为很多科技其实已很成熟,而电脑运算速度与10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。过去只有具备财务实力的机构投资者,才有能力购置和使用高速电脑进行程式买卖的模型计算,然而如今因电脑运算硬件成本十分便宜,财力规模较小的投资机构,只要制定出一个有效的程式交易计算模型,便可以在市场上「决胜千里」。

回过头来看互联网金融。P2P网络借贷平台及众筹融资在英美等国家已经进入可持续发展阶段,在香港却未见起色。这种新型的理财模式逐渐被身处网络时代的公众所接受,亦对银行传统的个人借贷业务形成挑战。

一方面,在全球低利率的环境下,透过P2P借出款项者能够增加资产的收益;另一方面,借款人则可以利用这种方便快捷的方式,满足自己的资金需求,而贷款利息可能远低于传统的私人借贷,可以说完全迎合网络时代的生活模式。例如首间在美国上市的P2P公司 LendingClub平均借贷额是1.5万美元及年利率13.4厘,而放贷人的收益是5厘至9厘。

简单来说,P2P网络借贷平台这个金融服务网站所提供的服务,其实是一种个人对个人的C2C(Consumer To Consumer)信贷模式。在借贷过程中,资料、资金、合约、手续等全部都通过网络实现。很明显,这种商业模式能大大减低运营成本,是未来金融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。

众筹体现社会开放

至于众筹(crowd funding),顾名思义,是指大众筹资,是一种「预消费」模式,利用「团购+预购」的形式,向公众募集项目(Project)资金。众筹利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(Social Media) 的传播特性,让小企业业主、个别艺术从业员以至个人对公众展示他们的创意,争取大家的关注和支援,进而筹获所需的资金以作发展。根据网站Businessloans.com的报道,在2014年,全球透过众筹平台集资超过650亿美元及增加27万职位。

相对于传统的融资方式,众筹不仅更为开放,而且能否获得资金,也并非以项目的商业价值作为唯一标準。只要是公众接受,便可以通过众筹方式,获得专案启动的首笔资金。一般来说,首次筹资的规模都不会很大,为小本经营或创作者提供了更大的发展机会,体现网络时代社会更大的开放性。在美国,Kickstarter是一间规模较大的众筹平台。透过Kickstarter集资的项目超过9万个,而总投资金额接近 19亿美元。当然并非每个项目都会成功。根据Kickstarter的报道,成功率是37%。在香港,公开集资是受监管的,个人及公司并不可以随意向公众集资。

至于投资者更关注的焦点,无疑是所谓的程式化交易。今次中国证监会彻查牵涉大规模沽售A股的程式买卖,令人对程式买卖活动再投以注意目光。

程式交易与「丁蟹效应」

事实上,过去这种电脑交易模型与当今的模型最大的区别,在于电脑运算速度突飞猛进,能够轻易把更多可能影响股市波动的因素,纳入计算模型当中。

换言之,在当今大数据年代,电脑可以进行高速搜索,并且把所找到影响股市升跌的全部相关资讯纳入计算模型中。譬如,假若远至非洲某国的气候变化,与某股市的升跌有一定关联,模型亦可以把这个因素计算在内。

再以香港人熟悉的股市「丁蟹效应」来说吧。艺人郑少秋演出的电视剧《大时代》中,主角丁蟹在股票市场上翻云覆雨。每当此电视剧或其他由郑少秋主演的剧集一重播,股市便出现大跌。如果投资者真的相信「丁蟹效应」,买卖程式的计算模型也可以把这项因素纳入其中,加以运算,得出从这效应产生的买卖讯号。

虚拟币改变支付系统

另一方面,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,虚拟货币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。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就是其一,这种虚拟货币是通过密码编码,在複杂演算法的大量计算下所产生的虚拟货币,并一度引起全球关注热潮。

简单来说,比特币是根据一套演算法编写出来的计算机代码,使用虚拟钥匙在网络钱包之间进行交易并公开每一次比特币的交易。在网络时代,虚拟货币确实有可能成为真实世界裏一种革命性的新支付形式,它不再需要中央银行发钞,亦毋须交收及需要任何单一机构的统筹,本身即可成为超越地域及语言的金融支付系统,足以改变目前的货币支付体系。

笔者在上文所述的金融科技的创新和成熟,不断提醒社会要把技术落实到现实生活,但若要应用,提升交易效率,必须首先有一个可靠及可持续的监管系统。

减低借贷道德风险

目前,香港在金融科技领域才刚刚起步。香港若要保持地区金融中心的地位,推动和发展金融科技势在必行。

中国人民银行等10部委在7月中旬发布的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中,明确提出互联网金融的金融属性,并且也鼓励网贷机构与银行合作进行资金存管,避免行业中的道德风险问题,包括存借资金双方「走佬」等现象。

因此,怎样透过监管体系及公众教育,从而减低道德风险相当重要。对于「走佬」问题,一般传统认知认为,担心网贷平台把客户的资金「挟带私逃」,但其实随着更多案例曝光,公众也逐渐意识到,道德风险也可以在借钱一方,例如以虚假借款人身份进行欺诈,把资金挪走,使贷方蒙受损失。

总括而言,在网络时代,资讯科技发展不仅一日千里,更由此衍生无限商机;而资讯科技也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每一部分,笔者冀望今后与读者分享更多关于资讯科技在生活中的应用,与时并进。

(本文由科大商学院传讯部笔录,谭嘉因教授口述及整理定稿)

更多「解牛集」文章:建「多市场监控系统」优化监管A股应用价值投资法得失量化投资交易如何冲击股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