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禧世代须有心理準备 「延后退休」是未来走向

全球人口老化,许多国家正经历痛苦的退休金制度改革,愈多政府无力支付庞大的退休金,「世代剥夺」争议也愈大。

「世代不公平已摆在眼前,只能透过制度改革来防止恶化!」施罗德澳洲投资管理执行长,同时是施罗德全球法人业务最高主管葛雷.库柏(Greg Cooper),点出目前还年轻的20、30岁「千禧世代」,未来退休时将面临三大挑战:「缴愈多」「工作愈久延后退休」,但却可能「领愈少」,因为退休金投资报酬愈来愈低。

施罗德投资集团全球策略团队负责人莱斯礼(Lesley-Ann Morgan),拥有约20年顾问资历,深入研究各国退休经验,也曾发表相关研究。

作为退休制度专家,他们如何从世代角度解读退休议题?以下是重点精华:

全球法人业务最高主管库柏 要改革制度防止世代不公平恶化

谈到退休,之所以会有「世代不公平」的质疑声浪,主要有几个原因。首先是人口老化、寿命延长,另一方面则是出生率锐减,一加一减间,造成青壮人口减少。现行的退休金制度设计多是pay as you go,也就是工作人口缴税、缴费,支付退休族群的退休金。由于工作人口减少,导致缴费负担愈重。

「世代不公平」的争议核心,就是年轻人觉得愈缴愈多,但却觉得未来的退休金将比现在的退休族领得少。这样的讨论举世皆有,包括在澳洲。但我们无法阻止这种世代分配不均的状况,现在去指责战后婴儿潮世代的人享有太多福利已无事无补。各国政府能做的,是尽可能透过制度再设计来防止恶化。

例如澳洲正讨论在退休「超级年金」之中,调整「资深劳工」与「年轻劳工」的提拨方案。例如拿掉一些资深者的年金税负优惠,让年轻人的负担不要这幺重。而超级年金制度也特别关心「退休年龄」与「平均寿命」的变化趋势。澳洲从工作人口的薪水中强制提拨9.5%到退休帐户中,到了2019年将逐年提高到12%,最近甚至研议要提高到16%。这样的好处是,无须去逼迫人们改变行为,就能够让退休金增长。

澳洲政府每五年都做人口普查,然后发布「跨世代报告」(Intergenerational Report),分析人口变化对退休成本、劳动人力与健康医疗支出的影响。如果有像「跨世代报告」这种研究,会比较容易与大众沟通。

千禧世代的年轻人要有心理準备,要延后退休、工作更长。全球的产业型态逐渐从製造业转向服务导向,不再需要太多的体力劳动,也较无退休年龄的限制。未来会有更多弹性工时的设计,来对应年长族群的工作需求。

适当强制提拨 健全退休金準备

从投资面来看,全球主要央行一路调降利率,一再压缩投资利得空间,货币宽鬆也使得各类资产价格走扬。资产愈贵、报酬却愈低,这些结构式的变化说明:退休金缩水了,将来可能领愈少!一般人可能还没看懂趋势,但我得提醒大家,必须要降低对投资报酬的期待。

在退休金的累积中,主要关心两件事,一是「报酬率」、一是「提拨率」。报酬率往下走,提拨率就必须往上升,整体的退休基金才能随着时间有效滚出複利,壮大退休準备金的规模。对于退休金改革,自觉权益受到影响的族群往往大力反对,指责政府没有遵守照顾人民的承诺。

但,说实在的,政府真的没有能力负担了,虽然中央政府层级不至于破产,但地方政府例如美国底特律城,就因为福利支出过多而破产。在面临破产的全输局面前,一定得改变。不要都依赖政府,透过适当额度的强制薪资提拨,可以健全全民的退休金準备,政府也有余力去审视其他社福政策,不让任何人落在社会安全网之外。

 全球策略团队负责人莱斯礼 退休后仍要理财创造稳定现金流

针对退休金改革引发的世代争议,很不幸地,没有简单而令各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。目前各国的两大解决方案,一个是删减福利、让现在的退休族群领少一点;另一个是增加税收,请年轻世代多缴一点。但比起年轻人,年长族群对退休议题更敏感,更加捍卫自身权益。

改革刻不容缓,像是荷兰制度就尽量平均分担各世代的退休金负担,从2013年开始,还删减退休给付。当然,少领一些钱,退休族不开心,引发了若干政治议题。

智利早在36年前、澳洲在22年前就已经着手年金改革,但还是无法保障所有人的退休金安全。可见,退休改革可能花费数十年,成效缓慢。在改革中,各族群与世代争相保护自身权益,这不只是台湾独有,全球都在吵。但是如果各方争论不休,只会延后改革契机,让问题愈滚愈大。在现行的经济环境下,年轻世代的确无法像上一辈积攒这幺多老本,也因此许多年轻人觉得存不到,那乾脆不要存了。

我们应该去寻找让年轻人愿意累积更多退休金的方法,例如目前提拨的退休基金不够支应退休后需求,那就要想办法增加提拨,例如鼓励员工与企业额外提拨薪资到退休帐户。

千禧世代须有心理準备 「延后退休」是未来走向

施罗德全球策略团队负责人莱斯礼呼吁,应该透过政策设计,鼓励年轻人加快累积退休金。

趁年轻积极投资 赚取较高报酬

此外,在个人投资方面,年轻人应该善用时间价值,选择积极属性的投资组合以赚取较高的报酬,就算短暂遭逢损失,也还有时间弥补回来。总之,不管是年金制度或个人储蓄,都应该採取「规律而持续」的投资原则。退休后理财最大的挑战,就是寻找一个可以布局长达20年的投资工具。

在最近的HSBC汇丰报告中指出,在多数国家,人民平均愿意在退休后继续投资长达12年,但是这些人同时也知道自己会活得比12年更长,花费也将比预期更多。退休后理财的另一个风险,在于健康。许多人是因为健康不佳而比预期早退出职场,很可能无法支应退休后的医疗支出。

多少退休金才够维持满意的退休品质?主要有三个衡量指标:国家福利、个人消费习惯与物价水準,没有一致标準。像澳洲,以消费水準来计算一次领的年金费用;英国则採用经验法则,计算出至少需50%∼66%的所得替代率来支应退休生活。

因应长寿风险与低利环境,大家愈来愈需要考虑在退休后继续投资,承受若干风险来赚取报酬。当然,退休后的理财要更加注重「风险管控」,而投资目标不在于极大化报酬,而是创造稳定的现金流。